被FBI帶走的醫學博士,帶21瓶癌細胞到底有什么用?
日期:2020-01-07 瀏覽

29歲的醫學博士生鄭灶松,在波士頓機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逮捕了。

從美國波士頓到中國北京,每天只有一班直飛航班,HU482。據美國當地媒體報道,2019年12月9日這天,鄭灶松準備搭乘這個航班回國,上機之前,他將21瓶棕色液體一并用塑料紙包好,藏在了一個行李中的一只襪子里。

美國海關發現了這些瓶子,FBI隨后將他帶走調查。

12月30日,美國波士頓聯邦法院公告,這些液體是鄭灶松從哈佛醫學院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以下簡稱貝斯中心)實驗室竊取的癌細胞樣本,此前,他在這里訪學。在接受審問時,鄭灶松說,回到中國后,會把這些樣本拿到他所就讀的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然后發表研究結果,從而促進自己的事業。

鄭灶松并不是第一個想把生物材料從美國帶回的中國留學生或科學家。近些年來,國際學術交流合作日漸頻繁,試驗中的生物材料常常需要跨國共享。為了不使發明者的利益受損,很多學術機構間或者教授間在合作時,會簽訂材料轉移協議(material tranfer agreement,MTA)。

也有人在沒簽MTA的情況下將樣本帶回。一位留學生告訴健聞君,以前查得不嚴,“我們都是隨身攜帶,而且不會帶這么多”。

但最近兩年,情況發生了變化。2018年,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簡稱NIH)和FBI開始打擊生物醫學領域知識產權盜竊,截止2019年11月,在調查180個左右案件,其中很多涉及華人科學家。

自2018年6月11日起,美國國務院已把在敏感研究領域學習的中國研究生的簽證有效期限制為一年,而奧巴馬時代的政策,是五年。

2019年4月,美國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癥中心(UT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辭退了3名華裔教授,中心披露一位接受調查的教授發出過一封郵件,“我應該能把整套引物都帶給你(如果我能想出帶著十幾個冷凍DNA管子登飛機的辦法的話)?!?

這樣的變化,令美國一些學者擔憂有種族歧視的問題,讓華人科學家生活在恐懼中,并且會對國際學生的人才涌入產生寒蟬效應。

而鄭灶松,就撞上了這樣的嚴查時期。

兩名同事曾順利將生物材料帶回國

據當地媒體報道,鄭灶松承認自己未經實驗室許可,從他在訪問期間所工作的貝斯中心實驗室拿走了8個液瓶,剩下的液瓶中有11個是他根據同事的研究復制的樣本。而貝斯中心對此并不知情。

一位留美的生物學博士分析,鄭灶松拿走的液瓶,有可能有一部分正是他自己的研究成果。

美聯邦調查局指控鄭灶松犯有違法行為。主要包括:鄭灶松沒有如實在表格文件中說明該液瓶的存在,在海關人員已經察覺其可能存在的偷運嫌疑時,仍然選擇了撒謊;并且,這些液瓶的包裝方式本身也不符合商用飛機運輸準則。

如果出于正當理由,生物材料和液體要被研究人員帶回國需要經過一個合法程序:先申請醫院批準,并填寫美國聯邦機構(如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等)所需的任何文件,然后將運輸材料以適當包裝,以便公共承運方(如聯邦快遞FedEx等)也能進行運輸。

根據FBI的證詞,此前,和鄭灶松同在一個實驗室的另外兩名中國研究員,未經實驗室允許,在海關沒有發現的情況下,順利將一些生物材料帶回國內。

也許,這兩位研究員的成功,給了他錯誤的信息。

一位曾在幾年前接觸過鄭灶松的醫學生,聽到這件事很驚訝,“以前他絕對是個很謙虛、認真、低調優秀的人,(我)猜想是不是因為對有些規定不了解?!?

貝斯中心發言人稱,鄭灶松是位出色的醫學生,也是一位有前途的癌癥研究員,主要研究膀胱癌與腎癌。他于2018年9月4日獲得美國哈佛大學教育交流簽證赴美,事發后,哈佛已將鄭灶松解雇。

健聞君多次致電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值班電話,并通過其他方式聯系該院醫生,對方都拒絕談論有關鄭灶松的相關話題。

只能從碎片化的信息中,拼出他模糊的成長史。

用功的學霸

鄭灶松從小到大,都是一名學霸。

他出生在汕頭市,從他在一家大學家教信息網站中對自己的學習能力的描述可以看到,從初中開始,數學和物理便嶄露頭角,常獲得班級甚至年級第一。高中就讀于當地重點中學潮陽區金堡中學,高二還獲得學校物理競賽第一名。

2009年高考時,以物理139分,數學120分、英語121分、語文119分、理科基礎146分的成績考上了中山大學臨床醫學專業,超了當年理科一本分數線整整60分。

他的專業也是醫學院的王牌專業。中山大學擁有七家附屬醫院,分別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第二醫院、第三醫院、第五醫院、第六醫院,中山大學中山眼科醫院、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有諸多可以實踐的機會。

2014年,鄭灶松考上了研究生。他選擇了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的泌尿外科作為研究生專業。

2018年10月,在讀博士的鄭獲得中山大學2018年優秀獎學金。同年,他以訪問學者的身份進入貝斯中心。

健聞君找到鄭灶松的微博,2014年以前,他經常發言、互動。2014年考上研究生以后,活躍度大大降低,2016年后,再也沒有發布任何信息。

相信這時,他開始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了學術上。

在哈佛研究什么?

從研究生階段,鄭灶松顯示出了較高的學術素養,以每年一篇與其同學、導師合作的論文發表了在醫學期刊上,一共3篇,都是國家自然基金科學項目。時間分別是2016年、2017年、2018年,署名單位均為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泌尿外科。

這3篇論文具有一定的前瞻性,選擇了近十年生命科學研究最火的領域之一:長鏈非編碼RNA(IncRNA)。

圖片來源:貝斯中心HMS RNA醫學計劃官方視頻截圖

核糖核酸(RNA)是存在于生物細胞以及部分病毒、類病毒中的遺傳信息載體。長鏈非編碼RNA(Long non-coding RNA, lncRNA)是一類長度大于200個核苷酸的非編碼RNA,近年來隨著二代測序技術的發展,研究表明lncRNA在腫瘤發生發展、神經科學和個體發育等許多生物學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是人類基因組重要的調控分子。

2006年,研究RNA干擾機制(RNAinterference,RNAi)的兩位學者獲得諾貝爾獎。2018年,全球第一種基于RNAi機制的藥物Onpattro被FDA批準上市,用于治療罕見病——由 hATTR 引起的多發性神經病,到2024年預計銷售額為13.08億美元。

Onpattro針對的是小干擾RNA(Small interfering RNA,siRNA),長20到25個核苷酸的雙股RNA。而對lncRNA的研究,學術研究和藥物研發都要更滯后一些,直到目前,一些 lncRNA的功能仍然是不清楚的,需要大量實驗去研究。

比如泌尿系統長鏈非編碼 RNA 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前列腺癌,而在腎癌發生、發展中的作用及其機制研究相對較少。鄭灶松參與的課題研究正在填補這方面研究的空白。

腎細胞癌或稱腎癌是起源于腎實質泌尿小管上皮系統的惡性腫瘤,占腎臟惡性腫瘤的80%~90%。

腎癌和其他癌癥不太一樣。因對化療、放療不敏感,當下治療腎癌的主要方法仍然是手術切除。而針對其他很多癌癥,目前科學家早已發現了大量有效靶點,相關靶向藥物治療較為成熟。

鄭灶松參與的研究正是想為腎癌早期診斷和預后提供新指標,為腎癌治療提供新靶點。

2016年4月,鄭灶松和其他幾個作者一同在《嶺南急診醫學雜志》上發表了論文,研究了一種長鏈非編碼在膀胱癌中的表達情況及 PVT1 對膀胱癌細胞的增殖、凋亡及細胞周期的作用。認為PVT1 可能參與膀胱細胞的增殖、凋亡和細胞周期進程?!耙虼?,PVT1 有望成為膀胱癌治療的一個靶點”。

2017年8月,他和其他幾個作者一同在《嶺南現代臨床外科》發表了論文《長鏈非編碼 RNA MIAT 在腎透明細胞癌中的表達情況和預后意義》。認為“長鏈非編碼 RNA MIAT有望成為腎癌早期診斷和評估預后的標記物”。

但進展并非一帆風順。2018年4月,他和幾個作者發表于醫學期刊《嶺南現代臨床外科》的論文,提到腎癌中高表達的LINC00475 能夠促進腎癌細胞的增殖、遷移能力,促進腎癌的進展?!叭欢鳯INC00475 在腎癌中參與的分子機制仍不明確,雖然 GSEA 分析提供了一定的研究方向,但仍需進一步的實驗進行驗證?!?

去貝斯中心訪問,對鄭灶松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貝斯中心在IncRNA方面處于前沿,中心有一項HMS RNA醫學計劃,目標是通過與世界領先的科學家和臨床醫生合作,將RNA的研究轉化為針對癌癥和其他疾病的新穎治療和診斷方法。2016年12月,中心癌癥研究所主任Pier Paolo Pandolfi博士的相關論文還在Nature發表。

前路充滿各種未知啊

鄭灶松想從貝斯中心帶回的癌細胞樣本,相信對他的研究會有幫助。

然而,研究只能暫時擱置了。FBI對他的調查仍在繼續,美國聯邦檢方稱,或許會以運送偷竊物品或者偷竊商業機密為由起訴,最高可判10年。

不知道他在美國是否會想起,2013年寫過的一條微博:“前路充滿各種未知啊。。?!?

双色球杀蓝球汇总 og视讯新法万 能玩幸运飞艇的平台 mg电子游戏摆脱免费 PP电子爆分打法—点击进入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重庆欢乐生肖龙虎怎么投注 新西兰五分彩开奖号码 湖北30选5开奖时间 泛亚电竞是真的吗 新疆35选7怎么看中奖结果 588大赢家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久游在线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澳门百家乐官网_Welcome 网上真人ds真假 四川金7乐投注技巧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